Jerry

【肆】同居




时隔一年 我回来啦 没想到吧

咱们要有过日子的心


小学生文笔/ooc都算我的

请勿上升!

感谢各位的观看

- 鞠躬  -



       周航满脸绯红先把孟哥推出去锁上了门羞得都要哭出来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我怎么就做那种梦了呢,怎么就忘了锁门了呢,昨天一定喝了假酒,酒不是个好东西,我以后要是再喝我就是孙子。



         孟鹤堂在门外笑得前仰后合,但看团子在厕所迟迟不肯出来,怕伤了青春期少年敏感的自尊心,只得忍住了笑,找来了干净的衣服,敲敲门柔声问:“航航,你是出来穿,还是我给你拿进去?”说完只见团子打开一点点门从门缝伸出小手嗖的就把衣服拎进去了。



       孟鹤堂等团子换完衣服打开门,上下打量一番点点头说:“嗯……果然穿大码合适。”周航的脸唰的又红了,低着头不说话,孟鹤堂又开始大笑:“我说的是短袖,你以为呢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周航的脸更红了,“好了不逗你,怎么这么不禁逗呢。脏衣服放这儿吧,等会我给你洗,先过来吃饭,我只会煮面,你吃吗?”见团子小声地嗯了一声,孟鹤堂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一个半大小子怎么这么闷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上墙爬屋骑马斗狗溜鸡可有精神了,人送外号小窜天猴儿。 还有,今天早上这不叫事儿,男人嘛,谁还没个生理需求不是,你也别放在心上,别再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吧……”小嘴儿叭叭叭叭直到两人坐下开始吃饭才住嘴。



       安稳地吃过早饭,周航收拾完碗筷便起身告辞:“孟哥,我回去做功课了。 ”孟鹤堂点点头:“嗯,我再睡会儿,昨天晚上折腾到两三点。”不出意外团子又红了脸。“那孟哥晚上见。”“晚上见。”



       日子一天天过去,又到了年底,相声这个行业就是别人休息的时候忙。赶场排练连轴忙了几天,孟鹤堂发现团子的嗓子不太清亮,“这几天忙,你别回宿舍了住我那儿吧,房间大多你一个也不多。”周航没说话,但第二天就扛着三弦出现在了孟哥的家门口,孟鹤堂揉着眼睛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门外的团子,转身又回去睡着了。等闻着饭菜香味睁开眼睛,才反应过来家里现在多了一口人(开启了没羞没臊的夫夫生活)。



      转眼间过了两年,头一批九字科的学员顺利拜师,周航得艺名九良正式成为郭门弟子。二十岁的周航退去当初的青涩,依旧是那个倔强,不善言辞,不善倾述的孩子,但周九良成长为可以和孟哥比肩的男人。未来的路很长很长,还需要两个人的共同成长。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




评论(1)
热度(37)

Jerry

我!仙女!夸!

© Jerr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