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erry

是谁一见钟情

有两个不成熟的脑洞

冷面弦师良×纨绔子弟堂 《✔》

铁面将军良×温柔戏子堂

OOC 渣文笔 不喜轻拍 遁走~

这年孟家老爷喜得幺子,名鹤堂,取鹤鸣于九皋光耀门楣之意。



寓意虽好,现实是大儿子常年征战在外,幺子自然成了孟老爷孟夫人的心尖尖儿,孟鹤堂想要天上的月亮二老都能捧到他面前。



以至于即冠之年旁的没学到什么,提笼架鸟斗鸡遛狗喝花酒倒是哪哪都少不了他。



这天孟鹤堂受邀到德云楼听戏,旁的没瞧上倒是瞧上了不起眼的弦师,咂嘴同张云雷夸赞:“这弦师模样儿倒是周正。”张云雷正经瞧着戏,也没把孟鹤堂的话往心里去。散了场张云雷听说三生阁新来了个小眼睛儿的兔爷儿,拉起他的小哥哥就往那儿奔去,孟鹤堂不得已才一走三回头的离开了。



自此孟鹤堂便成了德云楼的常客,来到次数多了自然和伙计混熟了。有大胆的伙计就往前凑:“孟小公子,您这天天来,捧得是哪位角儿啊?” “周九良。”孟鹤堂敲着桌子眼都不眨的回了一句。“周九良?弦...师...??周先生???”伙计一时到反应不过来了,来上工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说过哪个听戏的是来捧弦师听的。



孟鹤堂到张府寻友,小厮却说他们公子拿了府上新进的鲜果出去了。孟鹤堂就郁闷了心想,辫儿可太不够意思了,泡马子也不跟我交流交流经验。得,我也去看看我家九良。转身往戏楼走去,路上看到脂粉铺,想着九良的手细长好看,便买了上好的鱼油。孟鹤堂向来顽劣惯了,这么小心翼翼这么规矩的对一个人还是头一次。




落座,瞧着离开戏还早便差人将鱼油送去了后台。半晌,小伙计过来说:“周先生让我代他感谢您,散戏后他亲自来拜会您。”




戏罢散场,周九良衣带飘飘走过来,到孟鹤堂面前拱手作揖:“多谢孟公子抬爱,只是这东西是女儿家用的,还请收回。”




“逛街的时候看到这个便想到了先生,就买了下来。是我考虑不周真真是唐突了先生,若先生不嫌弃请先生到玉鼎轩小酌一杯可好。”



“好”



一杯淡茶,两三杯薄酒,便成了君子之交。




相处久了,周九良觉得孟鹤堂也没有旁人传的那么顽劣不堪。甚至觉得他情深温柔,笑起来也似春风拂面,温暖人心。



一日戏楼里,孟鹤堂目光有些迷离却安安静静等周九良散场。张云雷扶着孟鹤堂看到周九良走过来:“周先生,小哥哥刚刚被灌了不少酒,我送他回家,他说有事同你讲,让我把他送过来......”




“辫儿,你回去吧,我今晚在九良家睡。嘿嘿嘿~”说完往周九良怀里扑,周九良稳稳接住。





张云雷看这个样子,便笑着摇摇头转身走了。





回到住处,周九良把孟鹤堂扶到床榻之上,想起身煮杯茶给孟鹤堂醒醒酒,不料孟鹤堂反身压了过来,把他压在了床上,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:“九良~你知道我的心意吧,我心里可满满的都是你,一日不见就不叫一日,我能同你困觉么~”





“可以,但是孟小公子,我周某人绝不屈居人下。”





孟鹤堂脸上甚是精彩,醉意朦胧加上确实清心寡欲的久了,竟鬼使神差的同意了。






次日晌午,孟鹤堂浑身酸痛的从周九良怀里醒来,看着枕边那盒鱼油,努力的回想昨晚发生了什么之后,握紧拳头狠狠地锤在了周九良胸膛上。






“啊~孟二大早上的你谋杀亲夫哇!”





“周九良,你扮猪吃老虎真是做的好极了!!!”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end---

评论(2)
热度(36)

Jerry

我!仙女!夸!

© Jerry | Powered by LOFTER